促進勞動力和人才社會性流動,激發經濟社會發展內生動力
發布日期:2020-01-10                               打印本頁
瀏覽次數:

  從人類社會發展規律來看,社會流動可以作為衡量一個社會文明進步程度的重要指標,尤其是進入現代文明社會之后,多元化的社會流動能夠讓分屬于不同社會階層的人們通過自身不懈努力獲得成功。建立合理、公正、暢通、有序的社會流動機制體制,不僅可以調動全社會的積極性,鼓勵人們通過接受高等教育、培養專業能力、努力本職工作,為社會做出應有的貢獻,還可以幫助人民實現對美好生活的向往,讓廣大民眾體驗到更多的獲得感和幸福感,不斷增強社會彈性和社會韌性,成為社會和諧、穩定的重要保障。

  改革開放四十多年來,中國經濟社會快速發展帶來了史無前例的大規模、多元化、跨階層的社會流動,數以億級的人口在地域上從農村向城市流動,在產業上從第一產業向第二三業流動,在職業上從農民向產業工人和服務業工人流動。作為反饋,大規模、多元化的社會流動給中國經濟增長帶來了充沛的人力資本和人才資源,成為經濟騰飛和民族復興的助推劑。同時,經濟社會轉型過程中,在城鄉之間、單位之間仍然存留著一些阻礙社會性流動的體制性機制性障礙。形成于計劃經濟時代的戶籍制度、用人制度、檔案制度、工資制度都難以滿足新時代合理、公正、暢通、有序社會性流動的現實需求。特別是隱藏在社會流動背后的種種隱性影響因素,如個人身份、教育獲得、資格準入、家庭背景等因素被放大,勞動力市場分割、體制內外差別、用人單位組織差異等體制性機制性問題都被社會各界高度關注,甚至成為引發社會不滿的燃爆點,也是推進全面深化改革亟待解決的破冰點。

  黨的十九大明確提出,要破除妨礙勞動力、人才社會性流動的體制機制弊端,使人人都有通過辛勤勞動實現自身發展的機會。此次《關于促進勞動力和人才社會性流動體制機制改革的意見》的出臺,在破除社會性流動的體制性機制性障礙上有以下四點重大突破。

  一是在頂層設計上明確了市場引領和政府引導的雙輪推進。破除社會性流動體制機制障礙關鍵在于頂層設計,改革進入深水區,傳統的漸進式改革模式的成效有限,尤其是針對長期以來形成的既有利益格局和體制機制癥結,必須從頂層設計破題,方能實現政策目標。此次《意見》強調在黨的全面領導下,注重市場引領和政府引導的雙輪推進,既兼顧了市場機制在人力資本和人才資源流動過程中發揮確保要素配置效率的基礎性作用,又充分考慮了近年來在人力資本和人才資源流動過程中需要政府規制的惡性競爭亂象。在尊重社會性流動規律性的基礎上,科學、有效的頂層設計能夠在制度層面上確保市場引領和政府引導的雙輪推進模式,進而實現社會性流動的效率和公平,避免出現規制不完善情況下的市場和政府“雙重失靈”的情景。同時,改革發力、服務助力的頂層設計理念也體現出全面深化改革、推進政府職能轉變和“放管服”的客觀要求,也是發揮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的決定性作用,重塑社會性流動中政府和市場關系的要害所在。

  二是在政策定位上貼近新時代中國經濟社會發展的迫切要求。當前盡管中美貿易談判取得階段性共識,但國內外經濟復雜嚴峻的形勢短期內不會改變,受全球經濟增長放緩,外部不穩定不確定因素增多的影響,國內經濟下行壓力較大,長期積累的結構性矛盾依然制約著中國經濟社會穩定發展,推動經濟高質量發展客觀上需要一個合理、公正、暢通、有序社會性流動機制為基礎,優化人力資本和人才資源的有效配置,進一步挖掘經濟增長潛力。通過高質量就業和辛勤勞動提高經濟收入和社會地位,既是人民實現美好生活的主要途徑,也是增強社會性流動的重要抓手,更是中國經濟轉向高質量發展階段的內在要求。推進城鄉融合和區域均衡發展,推動人力資本和人才資源在城鄉間、區域間雙向流動和平等交換是激活鄉村振興內生活力和消除區域間隱性壁壘的前提條件。創新創業創造不僅是中國經濟增長轉型升級的新引擎,也是推動社會性流動的新動力,工業革命以來的每一次技術進步都必然引發新一輪的社會階層分化和社會結構變化,掌握技術創新的社會群體向上流動的機會更多、可能性更大。這一切的背后都有一個先置條件:全面消除對人力資本和人才資源社會性流動的限制性、歧視性的規定,構建開放透明、公平競爭、統一規范的勞動力市場。

  三是在具體措施上精準切入,有的放矢地以頑瘴痼疾為目標。戶籍制度、公共服務、用人制度和檔案管理長期以來被人詬病,可謂是阻礙社會性流動的老大難問題。形成于建國初期的戶籍制度曾經發揮過積極作用,但隨著工業化和城鎮化的快速發展,人口跨城鄉、跨區域流動的規模不斷增大,戶籍制度的弊端日益顯現,人口管理的功能逐漸減弱,反而成為阻礙人力資本和人才資源配置市場化的最大障礙。尤其是依附在戶籍制度之上的公共服務待遇差異,不僅與社會保障和社會福利直接聯系,而且與人們日常生活必不可少的住房、子女教育直接掛鉤,加劇了城鄉、地域之間的隔閡,業已成為阻礙社會性流動的排他性制度體系。體制內外單位用人制度和檔案管理也同樣是被詬病已久,黨政機關、事業單位、國有企業的用人制度依然存有大量計劃經濟體制下的殘留,甚至一些規章制度與幾十年前基本無異,成為束縛人才在體制內外自由流動的枷鎖。在不少人才流動的案例中,都出現了以用人制度為借口,以檔案管理為手段,導致人才在體制內外、單位之間的合理流動面臨較大困難,不得不留守的問題。戶籍制度、公共服務、用人制度和檔案管理可謂是社會性流動亟待破解的四大難題,《意見》緊扣四大難題,全面取消300萬以下城市的落戶限制,推進公共服務均等化,通暢體制內外的交流渠道,加快檔案管理的信息化建設,具體措施聚焦、精準、有力。一些細節更值得關注,如推動城鎮建設用地增加與吸納農村轉移人口落戶數量掛鉤的做法,能夠調動地方政府的工作積極性,把城鎮化帶動人力資本和人才資源社會性流動的潛力進一步挖掘出來。

  四是在重點人群上關注最需要社會性流動的基層、貧困和困難群體。社會流動可分為橫向流動和縱向流動,一般能夠衡量社會公平的是縱向流動。目前中國現實情況是,由于基層科技工作者晉升空間有限,向上流動機會稀缺,收入待遇較低,導致人員隊伍不穩定,專業人才流失現象較為普遍。世界銀行在2018年發布的研究報告指出,發展中國家的貧困人口容易陷入由其出身所決定的貧困周期,因機會不均和能力不足而無法登上向上流動的階梯。中國貧困群體和困難群體也同樣如此,在缺乏足夠的知識技能、社會網絡和經濟資本的情況下,他們通過自身力量改變命運的能力是相對有限的,必須在有外部力量支持和助力的前提下方能真正實現向上流動?!兑庖姟分攸c關注基層、貧困和困難群體,直指衡量社會性流動公平性的關鍵人群,在助力方式上強調教育和就業也是值得期待的。從社會流動的通道來看,教育和就業是不可或缺的環節,確保普及性義務教育的質量是保證每個社會個體獲取向上流動人力資本和知識技能的基礎,高質量就業是社會困難群體和貧困人口擺脫困境和貧窮的根本。因而,把教育和就業作為幫助貧困和困難群體助力方式,能夠確保社會性流動的起點公平和渠道通暢。

  新時代,中國經濟社會發展需要激活更多的內生動力,合理、公正、暢通、有序的社會性流動作為盤活人力資本和人才資源的重要方式,維護社會和諧穩定、保證社會公平正義的重要手段,是激發當代中國經濟社會內生活力時代任務,不僅符合現代社會文明發展和社會制度進步的客觀規律,而且是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的必然要求。(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員  田豐)

湖北11选5开奖图